周记 · 二 理发,从搓麻将到经商之道
本文最后更新于 195 天前,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有所发展或是发生改变。

周末回村里去看望老人,抽空出来理发,这家理发店我们家里人经常来,跟店主挺熟的。

过来时已是午饭后,人还挺多,有好几个“做头”的。既然人多,就等等呗,等着等着,毕竟都是同乡,客人们就用熟悉的家乡方言聊上了。等到我进去,正在聊某个好赌的大娘的故事。早上送完孩子就不回去了,带着钱就坐到麻将馆里。里面菜包肉包不限量供应,连早饭都不用吃。还有什么起步三百块三千块的,都是些奇人异事。

毕竟刚过春节,许多人回乡,在家没事干,于是出去晃,这不就看到了一麻将馆。这人是一个生意人,让朋友开着个面包车,就停在麻将馆门口,火都没熄。打了三天麻将,前两天加起来输了150多万,结果第三天赢了400万。这些事儿居然发生在一个普通村庄的小麻将馆里,你要说这事情发生在某国外大赌场我都信。

聊完好赌的大娘,就聊到一位因为家庭矛盾而服毒自杀的人。说到他身边有一个人曾向这里一位等待的顾客的父亲借过钱,当时“XXX!借我多少多少钱,马上回来就还你!”结果到了年底了还没见影子呢。到了年三十,上门要钱,“这我哪有呢!”接下来就是一番问候先人的传统艺能。

这位顾客又谈到自己曾经借过一位亲戚的钱,为了年底准时给工人发工资。一等手上有钱就赶紧还回去,人家说不用着急不要着急,他就说“比起让你开口要,不如早点还。有借有还,再借不难嘛!”语言虽然朴素平实,却深深体现了一个生意人的操守。

又说到一位包工头,年前还欠工人7000元工资,工人说不着急,结果他就拖到了年底。腊月二十,工人给包工头打了十几二十个电话没人接,最后一个电话去到公司,公司二话没说给工头开了5000元的罚单,责令赶紧结工资。几天下了工头把这事情忘了,工人又是一个电话,又一张5000的罚单。本来7000的工资,现在不仅要结,又自己搭上一万,何必呢?

这篇周记很水,也没啥质量,精力都用在学校作文了,只是做个记录,看人间百态呗。

暂无评论

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


|´・ω・)ノ
ヾ(≧∇≦*)ゝ
(☆ω☆)
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 ̄﹃ ̄
(/ω\)
∠( ᐛ 」∠)_
(๑•̀ㅁ•́ฅ)
→_→
୧(๑•̀⌄•́๑)૭
٩(ˊᗜˋ*)و
(ノ°ο°)ノ
(´இ皿இ`)
⌇●﹏●⌇
(ฅ´ω`ฅ)
(╯°A°)╯︵○○○
φ( ̄∇ ̄o)
ヾ(´・ ・`。)ノ"
( ง ᵒ̌皿ᵒ̌)ง⁼³₌₃
(ó﹏ò。)
Σ(っ °Д °;)っ
( ,,´・ω・)ノ"(´っω・`。)
╮(╯▽╰)╭
o(*////▽////*)q
>﹏<
( ๑´•ω•) "(ㆆᴗㆆ)
😂
😀
😅
😊
🙂
🙃
😌
😍
😘
😜
😝
😏
😒
🙄
😳
😡
😔
😫
😱
😭
💩
👻
🙌
🖕
👍
👫
👬
👭
🌚
🌝
🙈
💊
😶
🙏
🍦
🍉
😣
Source: github.com/k4yt3x/flowerhd
颜文字
Emoji
小恐龙
花!
上一篇
下一篇